<track id="bzb37"></track>

        <address id="bzb37"></address>

        
        

          <track id="bzb37"><strike id="bzb37"><strike id="bzb37"></strike></strike></track>
          <address id="bzb37"><pre id="bzb37"><span id="bzb37"></span></pre></address>

          <listing id="bzb37"><strike id="bzb37"></strike></listing><track id="bzb37"></track>

          <noframes id="bzb37"><track id="bzb37"></track>

              首頁 時事 社會雜談 軍事 財經 名男 時尚 娛樂 品味 旅游 汽車 數碼 生活 健康 養生 電影 電視劇

              熱點關注娛樂明星

              主頁 > 娛樂資訊 >

              飛兒樂隊詹雯婷濫交是真的嗎?詹雯婷現在怎么樣了和陸明為何分手

              時間:2018-10-26 08:56:30    來源:未知

                     很多人都說“飛兒樂隊”離開了詹雯婷就不是以前的感覺了,好像變了味,聽說Faye詹雯婷是被踢出飛兒樂隊的,現在加入的新主唱叫韓睿,詹雯婷真是流年不利,情場職場雙失意,早前被爆濫交,最近和男友陸明又被確定分手,分手的原因聽說是因為男友陸明出軌,做了對不起詹雯婷的事,其實兩人剛開始交往的時候就不被看好,分手是遲早的事。

              飛兒樂隊詹雯婷濫交是真的嗎?詹雯婷現在怎么樣了和陸明為何分手

                     詹雯婷,1981年8月27日出生于臺灣省臺北市,中國臺灣流行樂女歌手,飛兒樂團(F.I.R.)女主唱,現在應該說是前主唱,畢業于天主教輔仁大學英文系。

              飛兒樂隊詹雯婷濫交是真的嗎?詹雯婷現在怎么樣了和陸明為何分手

                     2002年,與陳建寧、黃漢青組成飛兒樂團(F.I.R),并擔任樂團女主唱 。2004年,因演唱偶像劇《斗魚》的片尾曲《Lydia》而正式出道。詹雯婷就讀輔仁大學時參加校內歌唱比賽,被音樂人陳建寧發掘,在兩年后獲邀組成K.I.R.樂團(Kiss In Reality),加盟華納音樂改名為F.I.R.飛兒樂團。

              飛兒樂隊詹雯婷濫交是真的嗎?詹雯婷現在怎么樣了和陸明為何分手

                      詹雯婷畢業于再興中學、天主教輔仁大學英國語文學系,在大學時期與天后蔡依林是同班同學。詹雯婷雖然不算什么超級大美女,但她身上特有的校園氣質,是吸引很多少男少女關注的重點,有人說詹雯婷不太像藝人,而更像是身邊隨便撈起樂器又唱又跳的學姐,沒有距離感,除了這些特質,詹雯婷最重要的是唱功扎實,她的聲音空靈而又極具爆發力。

              飛兒樂隊詹雯婷濫交是真的嗎?詹雯婷現在怎么樣了和陸明為何分手

                      感情方面,一直有人說詹雯婷濫交,2006年與黃漢青對唱《天天夜夜》而互相來電,2007年兩人公開了戀情,熱戀期間黃漢青還在演唱會上公開向詹雯婷求婚,原本以為有情人能終成,沒想到,2010年底,詹雯婷與黃漢青分手。

              飛兒樂隊詹雯婷濫交是真的嗎?詹雯婷現在怎么樣了和陸明為何分手

                      和黃漢青分手之后又被爆出和陸明交往,兩人交往不到兩個月,就宣布分手,分手原因是男方劈腿,其實兩人原本就不合適,分手是注定的。

              飛兒樂隊詹雯婷濫交是真的嗎?詹雯婷現在怎么樣了和陸明為何分手

                      陸明可不是什么玩音樂的,他是個職業漫畫家和職業插畫人,愛將中國傳統元素融入現代漫畫,作品遍布中國內地、香港、臺灣、日本、法國等專業雜志。從2000年起一直作為職業漫畫家在全國各大漫畫類刊物發表作品,同時也是職業插畫人,作品發表于國內外各刊物和網站。

                     陸明興趣愛好廣泛,他不僅僅在繪畫上有天賦,他對音樂、文學、中西方歷史、電影電視、電子游戲、籃球、武術等都有興趣,曾經還從事過廣告策劃人、/制作人,動畫短片導演、制作人,地下樂隊吉他、貝斯、鼓手等。

                    這樣看來陸明也不是一個和音樂毫無關系的人,他的音樂的興趣不亞于一個專業的音樂人,既然喜歡音樂,平時也愛好玩音樂,那么認識詹雯婷也就不意外了。

              飛兒樂隊詹雯婷濫交是真的嗎?詹雯婷現在怎么樣了和陸明為何分手

                    話說詹雯婷不久交往了兩個男友嗎?怎么就說人家濫交了,那要是交往十個八個的,那得濫交成什么樣了,而且第一段戀情還差點結婚了,第二段戀情分手,也不是他的原因,是陸明劈腿在先,才導致他們沒交往兩個月就分手了。

              飛兒樂隊詹雯婷濫交是真的嗎?詹雯婷現在怎么樣了和陸明為何分手

                     老天爺有時候就喜歡和你開玩笑,在你走背字的時候,它總是愛捉弄你,落井下石,讓你禍不單行,情場上失意,職場上也失利,聽說她離開飛兒樂隊,是被踢走的,但是對此阿沁表示,“Faye在2014年就開始做個人音樂,我一直是她的音樂總監。直到2017年她可能也成熟了,就很誠懇地跟我們講她不再唱FIR的合體歌曲了。”。“她現在的音樂類型非常適合她個人。走到這個階段,我們三個人都是非常明白的,我跟Faye認識了近20年,還是很好的朋友。”所以她是為了個人的前途發展,自己選擇離開的。

              猜你喜歡

              精彩資訊

              推薦閱讀

              熱點關注

              爆料真實李小璐人品私生活情史前男

              • 人妻李小璐因為夜宿嘻哈王pgone家中被外界質疑疑似出軌,目前該事件在網絡上持續發酵鬧的沸沸揚...

              張翰那張滿臉眼睛的圖片是怎么回事

              • 本來是一張干凈白皙的臉被網友PS惡搞變成了一張滿臉是眼睛的圖片,一般有密集恐懼癥的人看到張翰...

              范冰冰張豐毅被爆曾水下假戲真做很

              • 女王范冰冰曾和老戲骨張豐毅合作過電視劇《武媚娘傳奇》,劇中范冰冰飾演的是歷史上唯一的女皇帝...

              李誕和王自健怎么了鬧翻散伙了嗎為

              • 在沒有遇到池子之前李誕一直和王自健是黃金搭檔,李誕和王自健一起創辦了《今晚80后脫口秀》,李...

              范冰冰生過孩子的證據,范丞丞在哪

              • 近日有狗仔拍到一組意思范冰冰弟弟范丞丞的照片,照片中范丞丞戴著口罩,雖然五官看得不是很清晰...

              李宇春隱婚多年真相,李宇春煤老板

              • 說起李宇春可謂是當今娛樂圈里為數不多的不靠炒流量和緋聞的正能量明星,而出道以來李宇春可謂是...

              精彩推薦

              熱點排行

              Copyright ©2012-2016 Aili,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天涯八卦網
              皖ICP備11003030號
              小荡货好紧h,无码免费A片在线观看,tUbe性老少配BBwcom

                <track id="bzb37"></track>

                    <address id="bzb37"></address>

                    
                    

                      <track id="bzb37"><strike id="bzb37"><strike id="bzb37"></strike></strike></track>
                      <address id="bzb37"><pre id="bzb37"><span id="bzb37"></span></pre></address>

                      <listing id="bzb37"><strike id="bzb37"></strike></listing><track id="bzb37"></track>

                      <noframes id="bzb37"><track id="bzb37"></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