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zb37"></track>

        <address id="bzb37"></address>

        
        

          <track id="bzb37"><strike id="bzb37"><strike id="bzb37"></strike></strike></track>
          <address id="bzb37"><pre id="bzb37"><span id="bzb37"></span></pre></address>

          <listing id="bzb37"><strike id="bzb37"></strike></listing><track id="bzb37"></track>

          <noframes id="bzb37"><track id="bzb37"></track>

              首頁 時事 社會雜談 軍事 財經 名男 時尚 娛樂 品味 旅游 汽車 數碼 生活 健康 養生 電影 電視劇

              熱點關注娛樂明星

              主頁 > 娛樂資訊 >

              劉愷威王鷗是真的嗎真相?王鷗劉愷威劇本門事件之后還有聯系嗎

              時間:2018-05-03 14:33:30    來源:未知

                 劉愷威和王鷗繼《周末父母》之后合作的另一部作品《莽荒紀》在2018年4月30日登陸安徽衛視了開播了,該劇在開播之前舉辦了發布會,主演王鷗劉愷威皆沒有出席這次發布會,其實王鷗和劉愷威的缺席在意料之中,繼劇本門事件之后兩人就再也沒有同框過,這次有意不出現恐怕也是為了避嫌,當初劉愷威出軌王鷗一事在網絡上鬧的沸沸揚揚,但是到最后都不了了之了!
              劉愷威王鷗是真的嗎真相?王鷗劉愷威劇本門事件之后還有聯系嗎
                  2016年11月9日,全明星探卓偉爆料,演員劉愷威和王鷗在拍攝電視劇《莽荒紀》期間,劉愷威深夜出入王鷗酒店房間,并在王鷗房間呆了四個小時,聽說當時房間內只有劉愷威和王鷗兩人,孤男寡女深夜獨處一室四個小時,難免讓人想入非非。
              劉愷威王鷗是真的嗎真相?王鷗劉愷威劇本門事件之后還有聯系嗎
                 沒想到兩天之后又被拍到在一起待了三個小時,大約在晚上十點鐘的時候,劉愷威和王鷗從片場回到酒店后,先是回到各自的坊間休息,沒過多久劉愷威就獨自一人前往王鷗的房間與王鷗極其助理一起吃飯。吃完飯之后劉愷威送王鷗助理回酒店房間休息。
              劉愷威王鷗是真的嗎真相?王鷗劉愷威劇本門事件之后還有聯系嗎
                  送完王鷗助理回房間之后劉愷威沒有回到自己的坊間,而是返回了王鷗的房間,在王鷗的房間大約待了兩個小時才回到從王鷗房間出來,開門出來的瞬間被狗仔拍到,劉愷威看上非常的謹慎,還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不知道是發現了什么還是有所覺察,劉愷威戴上了衛衣的帽子,當時已經接近凌晨三點了。
              劉愷威王鷗是真的嗎真相?王鷗劉愷威劇本門事件之后還有聯系嗎
                 視頻和照片在網絡上曝光之后引起了軒然大波,劉愷威婚內出軌王鷗的新聞在各大新聞頭條上出現,好幾天微博熱搜都是關于劉愷威出軌王鷗,面對媒體的狂轟亂炸劉愷威和王鷗方面出來澄清說兩人只是對劇本,并沒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但是深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真的只是討論劇本嗎?這樣的說法顯然沒有說服力,再加上之前一直有傳聞說劉愷威和楊冪各玩各的早就離婚了,劉愷威出軌王鷗就進一步的被坐實,雖然后來楊冪也站出來發微博表示相信劉愷威,但是不少網友都認為這夫妻倆是在唱雙簧,為了達成某種利益商量好的欺騙大眾。
              劉愷威王鷗是真的嗎真相?王鷗劉愷威劇本門事件之后還有聯系嗎
                  事后有記者聯系到劉愷威本人的時候,問到他和王鷗劇本門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劉愷威回應說:兩人是正常的工作關系,當時真的是在對劇本,而且這些劇組人員都非常的清楚,王鷗方面也表示求放過,好不容易這兩年稍微紅一點,一個女演員沒有任何背景資源走到今天不容易,千萬不能因為子虛烏有的緋聞斷送了自己的前程。
              劉愷威王鷗是真的嗎真相?王鷗劉愷威劇本門事件之后還有聯系嗎
                  但是種種跡象不得不讓人懷疑兩人之間的關系,而且不少眼見的網友從視頻照片中看到劉愷威進入王鷗房間的時候燈是亮著的,出來的時候燈是關掉的,雖然事后劉愷威和王鷗方面都極力的否認出軌一事,甚至還通過發律師函來證明自己的清白,后來卓偉在直播的時候也回應自己當初不應該偷拍王鷗和劉愷威深夜討論劇本,其實卓偉當初的目的只是為了證明劉愷威和楊冪離婚了,并不是爆料他出軌,更沒有想要牽連無辜的王鷗,但是沒辦法最后還是無辜的躺槍了,當然了是不是躺槍還有待商榷,畢竟到目前為止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么樣,還沒有弄清楚。
              劉愷威王鷗是真的嗎真相?王鷗劉愷威劇本門事件之后還有聯系嗎
                  王鷗的經紀人為了證明自己家的藝人是清白的,發簽字長文回應她表示過去的幾天,每一分鐘都是煎熬,不為“洗白”,只為還原經歷。她透露《莽荒紀》主演每天收工后都會跟編劇一起溝通內容,并不存在男女演員獨處一室的情況。她替王鷗喊冤,稱被潑了一盆臟水。在她眼里,王鷗一直是個善良努力的姑娘,而所謂的出軌事件,卻足以毀掉她十幾年的努力。但是顯然還是有部分網友不買賬,還是繼續往王鷗身上潑臟水。一直到現在一提到劉愷威和王鷗大家還是會想起當初發生的那件事,盡管沒有被證實,但是往往這種沒有被證實的謠言最可怕,時不時就會被拿出來說。
              劉愷威王鷗是真的嗎真相?王鷗劉愷威劇本門事件之后還有聯系嗎
                 劇本們事件之后王鷗和劉愷威就再也沒有任何聯系了,這次兩人一起合作的新劇《莽荒紀》舉行發布會,為了避嫌兩人都沒有到場,可見當初劇本門事件對他們影響多大,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劉愷威王鷗是真的嗎真相?王鷗劉愷威劇本門事件之后還有聯系嗎

              猜你喜歡

              精彩資訊

              推薦閱讀

              熱點關注

              爆料真實李小璐人品私生活情史前男

              • 人妻李小璐因為夜宿嘻哈王pgone家中被外界質疑疑似出軌,目前該事件在網絡上持續發酵鬧的沸沸揚...

              李誕和王自健怎么了鬧翻散伙了嗎為

              • 在沒有遇到池子之前李誕一直和王自健是黃金搭檔,李誕和王自健一起創辦了《今晚80后脫口秀》,李...

              辛芷蕾的嘴唇好奇怪怎么這么厚丑爆

              • 最近正在熱播的綜藝節目《演員的誕生》因為宋丹丹的一篇道歉微博演員辛芷蕾受到了關注,早前辛芷...

              李宇春隱婚多年真相煤老板老公和孩

              • 說起李宇春可謂是當今娛樂圈里為數不多的不靠炒流量和緋聞的正能量明星,而出道以來李宇春可謂是...

              何鴻燊四太怎么懷孕的?四太梁安琪

              • 何猷君的母親梁安琪是澳門賭王何鴻燊的四太太,她一生跟誰何鴻燊為他養兒育女,生下了三男兩女,...

              梁安琪幼子何猷佳為什么不露面是真

              • 都知道賭王何鴻燊的四太梁安琪為他生了5個孩子,三男兩女,其他幾個子女都經常在媒體的鏡頭下出...

              精彩推薦

              熱點排行

              Copyright ©2012-2016 Aili,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天涯八卦網
              皖ICP備11003030號
              小荡货好紧h,无码免费A片在线观看,tUbe性老少配BBwcom

                <track id="bzb37"></track>

                    <address id="bzb37"></address>

                    
                    

                      <track id="bzb37"><strike id="bzb37"><strike id="bzb37"></strike></strike></track>
                      <address id="bzb37"><pre id="bzb37"><span id="bzb37"></span></pre></address>

                      <listing id="bzb37"><strike id="bzb37"></strike></listing><track id="bzb37"></track>

                      <noframes id="bzb37"><track id="bzb37"></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